大讲堂

通识讲堂 | 第一讲 詹福瑞教授《经典:大学通识教育的灵魂》

发布时间 :2017/11/07  编辑:   资料来源:   点击次数:

2017年10月30日,武汉大学通识教育大讲堂正式启动,开坛首讲由国家图书馆前馆长詹福瑞教授纵论《经典:大学通识教育的灵魂》。

讲座开始前,副校长周叶中为詹福瑞颁发通识教育大讲堂主讲人纪念证书,詹福瑞向周叶中赠送新著《论经典》。随后周叶中致辞,他指出,通识教育大讲堂是武大通识教育3.0的高端论坛,武汉大学希望通过这一平台介绍和传播通识文化及人类文明的精华,从而塑造师生的人生信仰和价值理想。他认为,对经典应当存有敬畏之心,从而会通经典、弘扬经典。

演讲开始,詹福瑞以他任职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所做的一项素质教育调研工作切入主题。由于应试教育的限制,对中小学的调研基本上围绕教材展开,因此他们在调研中试图解决“怎样走出应试教育的困境,使教学回归以人为本”的问题。詹福瑞指出高校的素质教育是通识教育的核心内容,在介绍了高等教育的专业化特点之后,他基于专业教育发展历史及其逐渐产生的弊端,强调通识教育对于开阔人文视野的重要性,同时他提出教育的最终目的是培养完善的人,而这个问题是专业教育无法解决的。

随后,詹福瑞指出了经典与通识教育的紧密联系。经典是人类文化遗产中的精华,是历代前贤在探索世界、宇宙以及人生的过程中积累下来的文明成果,它和通识教育的目的是相通的,都是为了了解宇宙、了解社会、了解自我。

在讲座中,詹福瑞介绍了现代以来中西方关于经典的定义及其定义的权威性的争论,尤其是现代以来中国对传统经典的质疑,并以钱理群等人的观点为例,详细论述了学界对20世纪经典作家的重新审视,兼论这些学界论断对大学教育及教材的影响,特别是对大众文化的冲击。

    詹福瑞认为,现在大众文化的属性已经从创造转变为了消费,商品属性格外突出。大众文化有三个特点:以娱乐为主要功能;适应大众的平均文化水平;适应市场的复制性。这种阅读倾向给大学教育带来的影响日趋显著,使读者选择读物时以感官愉悦为首要追求,在盲从的浪潮中失去了对作品独立的裁量权。他提到读书的核心是自由,是纯粹个人的选择,无关乎专家或媒体的推荐,然而在大众文化背景下,读者主动把读书的选择权交给了媒体。

詹福瑞还提到了读者评选出的“死活读不下的十本书”,《红楼梦》、《百年孤独》等名著赫然在列。他认为读不下去的原因是读者们已经习惯了碎片化、轻松的、感官刺激的浅层阅读,这种快餐式阅读方式极大地损害了读书的三种能力——理解力、判断力和想象力,使读者无法再接受需要思考的经典书籍。如今去经典化的倾向使大众难以读懂经典或对经典丧失兴趣,即使是大学生也不能免俗,这种非典甚至废典的趋势让人担忧。

最后,他指出通识教育扣准了人的教育,阅读经典的首要目的是借助经典了解人类、探索社会。经典具备极强的人文关怀,能为人类的需要提供解决方案。现在的青年学生需要通过阅读经典培养济世情怀,藉此达到找回恻隐、羞恶、辞让、是非之心的目的,从而养成君子人格,成为国家脊梁、领袖人才。(李雯、窦琪玥报道,何灵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