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课程

通识课程 | “一国两制”与国家统一概论

发布时间 :2022/03/25  编辑:   资料来源:   点击次数:


                         
                                                   



                 
课程简介                  

《一国两制与国家统一概论》属“社会科学与现代社会”模块,由法学院段磊副教授开设。这门课程以中国的国家统一问题,尤其是台湾问题为主题,从中国国家统一的观念基础、台湾问题的历史由来、影响国家统一的两岸、岛内和国际因素、正确看待国家统一前景等多个面向出发,系统介绍国家统一问题的历史与现实,引导同学们正确认识国家统一问题的基本问题、基本方向和基本规律。


           
Image            
教师简介          

段磊,法学博士,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武汉大学两岸及港澳法制研究中心研究人员,长期从事国家统一的宪法学基础理论研究,曾围绕国家统一的基本问题、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势力及其分裂活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法律机制、推进国家统一的法律准备等问题,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项,省部级以上课题6项,出版学术专著5部,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相关成果获得教育部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科)一等奖、全国台湾研究优秀成果奖一等奖。先后讲授本科生宪法学(专业必修)、法律方法(专业选修)、“一国两制”与国家统一概论(通识选修课)、宪法学专题研究(研究生必修)、法学方法论(研究生选修)等课程,授课效果广受学生好评。


1655C


武汉大学法学院 段磊副教授

Image            


01            

           
课程的开发与特色          

访谈一开始,段老师就和我们分享了这门课程开设的经历。老师谈到,这门课程是他自2018年起开设的全校通识选修课。段老师从2012年起开始从事国家统一问题研究,先后围绕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法治化、维护一个中国原则的法理基础、遏制“法理台独”分裂活动、反对外部势力干涉台湾问题的法理依据、国家统一的法理基础等问题展开理论研究。在研究之余,段老师发现,武汉大学作为国家统一问题的研究重镇之一,却没有开设过专门围绕国家统一问题而形成的本科生通识课程。2018年,学校启动了通识3.0改革,借着这个契机,本着教学相长,将理论研究与教学活动相结合的目的,段老师申报了这门课程并最终获批开设。段老师指出,他想通过这门课程,实现三个主要目的


1.普及知识            
Image            

通过这门课程,向同学们普及国家统一这一重大现实问题的理论知识,为武汉大学的青年学子了解统一问题打开一扇“知识之窗”,拓展同学们知识体系的宽度,同学们获得渊博的学识、卓越的见识,进而最终形成独到的思辨精神。


2.引导思维            
Image            

台湾问题不仅是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大现实问题,更是一个需要具有多学科背景的共同体从多角度、多层次展开思考方能推动解决的复杂问题。通过开设通识选修课,引导同学们通过对国家统一问题这个在多数情况下“立场>思考”的现实问题的探索与思考,形成多角度、全方位思考问题的独立思维习惯。


3.教学相长            
Image            

《礼记》尝言,“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大学教学工作中的自我反思与认知、教师与学生之间的思想碰撞与互动,能够为不断强化自身综合素质、提升业务能力提供不竭动力。在授课中积极发现和培育有兴趣、有动力、有能力对国家统一的理论问题展开进一步研究思考的同学,共同探讨、共同研究,形成武汉大学国家统一问题研究的“青年军”。


Image

171AA


段磊副教授在授课


   作为一门偏向时事政治的通识课程,《“一国两制”与国家统一概论》课程保证了生动性与即时性。段老师指出,中国是目前世界主要大国中唯一没有实现统一的国家,台湾问题也时刻牵动着全体中华儿女的心。可以说,中国的统一问题,是一个兼具历史与现实的问题。但是,他并不认为台湾问题是一个单纯的时事政治的命题。众所周知,海峡两岸分隔已有70多年,而台湾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在中国近现代史上遭遇外敌欺凌、侵略的时间更早。因此,虽然台湾问题看起来是一个时事问题,但实际上有很深刻的历史根源,体现为多个方面影响因素的综合效应。从这个意义上讲,这门课程本身就是从历史和现实两个层面出发,从影响国家统一问题的多种要素出发的。课程的生动性源于其深厚的历史渊源,而即时性则更多是通过引导同学们形成系统的思维方式,形成自己对现实问题的主动判断。在教学中,他主要通过两个方面来提升课程本身的生动性:

一是知古鉴今。在授课中,通过回溯历史、梳理历史上有关国家统一的若干重大事件、重大问题,回应当今面临的国家统一难题。通过发掘史料,结合自己的研究主线,将原本晦涩的知识点串联起来,以一种寓教于乐、生动活泼的方式传授于学生。要知道,我们国家的国家统一史,本身就是生动而充满故事的历史,甚至可以说,历史在很多情况下比大家想象的要精彩得多。

二是紧跟现实。正如他前面所说,台湾问题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但是往往又被人们认为是一个时事问题,而且,从现实角度说,在他开设这门课程的四年时间里,无论是两岸关系,还是台湾地区内部的政治局势,抑或是外部势力的一些干涉台湾问题的言行,都有很多新的变化。所以,在授课过程中,也不免会对这些新情况新问题向同学们作出必要的诠释,同时,在2018年至今的六轮授课中,他也几乎每次都要调整课程内容,结合台湾问题的新变化,增加一些授课的新素材,以保证能够尽可能满足同学们的求知欲。


Image

ACCE


    段老师认为这门课程的特色可以概括为“问题大”“立场正”“视野宽”三个词

第一是“问题大。这门课程关注的是事关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重大问题。但是,段磊老师认为,一门针对大问题开设的课程不能高高在上、不接地气,而如何把大问题变成大家能够听得懂的实在问题,才是教师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所以,在开设这门课时,他尽力契合实际,通过系统分析台湾问题的不同细节和角度,将两岸民众的认同冲突、两岸对待国家统一问题的对立点、外部势力非法干涉中国内政的种种事实等问题“掰开了、揉碎了”讲给同学们听,通过事实将“大问题”落地、落实、落细。

第二是“立场正”。作为一门以国家统一问题为主题的课程,在授课中,坚持“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的基本立场,并以这一立场贯穿整门课程的授课。但是,如果机械坚持立场,甚至是一味用灌输方式强行让同学们接受立场,反而无法达到最好的授课效果。所以,他一直认为,应该在坚持立场的同时,不机械预设和灌输立场,而是通过对台湾问题中具体事件客观的描述,引导大家以事实为依据,以事实发生的历史环境为基准,自主形成属于自己的基本立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同学们在面对国家统一问题时,既能坚定立场,又能不将这个问题简单视为一个立场问题,形成自己独到的思考。

第三是“视野宽”。大家都知道,台湾问题是一个政治问题,但实际上,我们在研究、思考这个问题时,又往往可以通过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学科思维和方法论对这一问题形成新的、更深刻的认知。在这门课的授课中,段老师致力于综合调动政治学、法学、历史学、国际关系学,甚至是心理学的知识,帮助同学们从各个角度形成对台湾问题的多角度认知,达到一种统一问题“面面观”的授课效果。

Image          


02            

         
课程热点相关问题          

在访谈中,段老师和我们分享了许多与课程相关的热点问题,向我们讲述了一国两制方针的独特性和优越性

“一国两制”是党和国家长期坚持的用于解决国家统一问题的重要方针政策。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同志创造性地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为我们以宽容、多元的方法,有效解决国家统一问题提供了新的理论指引。此后,香港澳门相继回归祖国,并按照“一国两制”的基本理念成立了两个特别行政区。“一国两制”方针的独特性和优越性,我想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以和平方式解决国家统一问题,使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在尽可能不受战争伤害的同时,解决国家统一的重大命题,而且能够让不同的社会制度在同一个国家之内和平相处,为国家发展、民族复兴提供有利条件。二是以宽容的态度面对制度的差异,使“坚持一国原则”与“尊重两制”差异能够有机结合,为探索适当途径解决国家统一问题提供理论指引。三是将坚持原则与灵活调整相结合,在坚持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原则的同时,灵活调整实现统一的具体方式、具体制度,为解决统一问题提供更多制度选择。

需要指出的是,过去,“一国两制”构成我们解决香港问题、澳门问题的基本方针,港澳形成了以特别行政区制度为基础的治理体系,但港澳模式并非“一国两制”的全部,“一国两制”方针具有更为丰富的制度容量。习近平总书记在《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四十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中提出探索“两制”台湾方案的倡议,提出“‘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具体实现形式会充分考虑台湾现实情况,会充分吸收两岸各界意见和建议,会充分照顾到台湾同胞利益和感情。”我们相信,面向未来,在解决台湾问题的过程中,“一国两制”必将为国家统一大业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Image

13473



   在谈到我们应该用怎样的视角和理论来看待当今台湾问题时,段老师讲到,台湾问题既是一个关系到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重大现实问题,也是一个具有非常复杂历史和现实背景的理论与实践难题。这就要求我们,要学会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

第一,坚定信念,坚信“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中华民族是一个拥有数千年“大一统”历史传统的民族,国家统一的理想,深深根植于在每个中华儿女的心中。国家复归统一,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必然组成部分。因此,随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的不断推进,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国家完全统一是民之所愿,也是历史的必然。作为一个从事台湾问题研究十年的理论工作者,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他对此坚信不疑!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不应被现实的迷雾所干扰,更不能轻言放弃,而应坚定信念,坚守方向,坚持为祖国统一而继续奋斗。

第二,认清现实,充分认识到“统一之路,荆棘满途”。台湾问题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现实问题,两岸分隔七十多年来双方一直处于政治对立状态,两岸民众之间也存在着不少隔阂,日益猖獗的“台独”分裂势力则不断利用这种对立与隔阂,不断为国家统一制造各种各样的障碍。除此之外,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的不断提升,外部势力也屡屡借台湾问题触碰中国底线,意图扰乱中国的复兴和统一大业。因此,我们绝不应低估统一之路上的艰难险阻,在坚定统一理想信念的同时,充分认识“奋斗就会有艰辛,艰辛孕育新的发展”的道路,将“大理想”化为解决一个个“小困难”的行动,不断为统一目标努力奋斗。

第三,勇于探索,为探索国家统一方案贡献点滴智慧。克服艰难险阻,不仅需要勇气,还需要智慧。中华民族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民族,在历史上,我们的民族总能运用自己的智慧,创造出解决复杂问题的独特方法。对于国家统一问题来说,同样是如此。我们相信,未来国家复归统一过程当中,必然会遇到很多前人未能估量到的新问题新情况,而我们也必将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新思路、新方法。因此,无论是我们这些从事国家统一问题研究的学者,还是广大对解决统一问题充满热情的青年学子,都可以运用自己的智慧,不断探索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法,汇小智为大智,凝心聚力,为解决大时代的大问题,贡献我们个人的力量。

Image          


03            

         
通识教育与课程设计          

段磊老师认为通识教育对培养面向“一国两制”和国家统一问题的人才有重大利好,老师和我们分享了他的看法:

说实话,在开设这门课程的过程中,我也曾在我们的同学中做过一些访谈和调研。调研的结果发现,同学们对国家统一问题的认识,存在两种倾向:一是不知不觉,一些同学对国家统一这个大问题漠不关心;二是“错知错觉,一些同学虽然对统一问题很关心,但是因为大家在日常的学习中缺乏正确思维的引导,或者受到一些错误观点的影响,对统一问题的认识很模糊,甚至有不少错误观点。这种“不知不觉“和“错知错觉”的现象,恰恰说明,当代大学生的国家统一观念亟待正确的引导。

然而,正如我前面所说的,台湾问题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涉及很多个学科,存在很多复杂的面向,如果仅凭专业课程的教育,那么很多同学可能就无法了解到有关这个问题的方方面面,一些关心这个问题的同学也有可能被一些错误观点误导。从这个意义上讲,以‘通识博雅、拓展见识’为主旨的通识教育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通过开设通识课程,既能够让来自不同学科、不同专业的同学,进一步了解国家统一问题,拓展大家的见识,形成对这个问题正确的认知,又能启发不同学科的同学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对这个问题形成一些新的思考,形成一种多学科反哺效应。事实上,在过去几年的授课中,我也发现和培育了一些来自不同学科的,有兴趣、有动力、有能力对国家统一的理论问题展开进一步研究思考的同学,共同探讨、共同研究,也为我们的国家统一理论研究队伍提供了新鲜血液。


Image

114D8



   最后,段磊老师表达了对武大通识教育的期望。段磊老师指出,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共同构成了大学教育的基本面向,但与专业教育强调的专、深不同,通识教育则更注重广、博。“广”与“博”带给我们武汉大学的同学们的,不仅是拓展眼界、增加见识,更应该是通过对国家和社会中存在的重大现实问题的自主认知、独立思考,带动思维方式的进步和跃升。在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的共同促进下,武汉大学的同学们将形成独具一格、伴随一生的思维方式,最终实现“以成人教育统领成才教育”的目的。

Image          


文字:段磊、罗朗、王家蔚

责任编辑:李猛、卢汉彰

终审:李培蓓、尚晓

邮箱:whuge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