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沙龙

博雅论坛 | 第一期 成为最好的自我:以核心素养为基础的芬兰通识教育

发布时间 :2017/11/07  编辑:   资料来源:   点击次数:

本期嘉宾简介

黄保罗,芬兰籍华人学者, 芬兰赫尔辛基大学东亚学及西方哲学双博士, 日本东京大学博士后, 现任《国学与西学国际学刊》汉/英双语半年刊及英文 Brill Yearbook of Chinese Theology 主编,兼任赫尔辛基大学世界文学系教授。

2017年10月23日,在第一期“博雅沙龙”中,黄保罗教授与武汉大学师生共同探讨芬兰的通识教育。


一、国际教育改革的趋势

现在国际教育改革有这样一个趋势,即打破以知识为重的传统,转而更加重视学生能力与素养的培养。在美国,哈佛大学于2016年联合50所大学提出“扭转趋势之招生建议,建议人才培育的重点由应试知识转向自主学习和对人群的关怀与服务。在中国,香港于2004年学制改革中将跨学科的通识教育科列为必修科目,想在教与学上跳脱学科本位,而朝整合性主题和融合素养方向发展。中国大陆则在2014年展开了大学考试与招生改革,增加了“选择权,以满足学生个性化的发展。这说明基础教育不仅要着眼于公民,也需要让学生拥有诸如生活自理、沟通表达、批判思考和问题解决、关怀与服务社区、具备全球视野等能力和素质。


                       (黄保罗教授与师生交流通识教育)


二、号称全球第一的芬兰教育

(一)芬兰教育的核心理念

大概十多年前,芬兰教育就引起了世界的关注。从2000年开始,芬兰学生在PSA排名中就连续多次蝉联第一,这使得大家对芬兰教育非常推崇。不得不说,这都是芬兰教育“把学生培养成最好的自我的核心理念之功劳。所谓最好的自我,就是人之所以为人、不同于机器与人工智能等的独特性,就是人不同于他人而挖掘自己优点和兴趣的独特性。这其中包含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核心素养:例如个体的独特性,如情感、弹性与不可测性;优点长处和兴趣;成为身心全面健全之人格;如何面对不可知的未来;学会学习和创新等。

(二)芬兰教育的具体实践

在实践上,芬兰教育总体上呈现出幼儿园几乎全是玩耍、小学以玩耍为主、初中逐渐加强文化课学习、高中积极主动学习、大学完全独立学习的递升趋势。特别强调跨学科的现象、主题教学、快乐学习、创新和主动学习、少便是多的学会学习等。

在芬兰,初中毕业后就会有一次很大的分流,部分人选择职业学校,部分人选择高中。进入高等院校的学生一般都具有较好的通识教育基础。而且,学生是与社会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三)芬兰教育的新课改

芬兰在2016年进行了一次新课改。首先,这个改革并不是传言所说的完全放弃传统学科,而主要是弱化学科内容的界限,更加着重强调通识教育在中小学的重要性。其次就是改革学习环境与策略,强调个性化的教学,把评价作为学习的辅助手段。与改革前的课程体系相比,新核心课程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改革。一是注重“横越的能力,也就是贯穿各个学科的能力;第二就是强调多元识读的能力;第三是多学科学习模式;第四是强调对校外资源的利用能力。第五,在通识课程的教学中,特别强调现象教学,注重培养孩子的主见

(四)芬兰教育的“现象教学法”

这种“现象教学法”与传统的教学方式区别在哪里呢?与传统的注重“教什么”相比,“现象教学法”更加关注“怎么做”。以“古希腊历史”这个主题为例,传统的教学方法是阅读材料和参考书,参观博物馆,然后完成一篇小论文就结束了。而“现象教学法”是怎么做的呢?首先是根据学生的兴趣将学生分组,比如将对雅典、斯巴达为代表的文化历史感兴趣的分为一组,将对希腊神话、奥林匹斯等神话故事感兴趣的分为另一组;在两个组内,让孩子自由讨论产生组长,产生想要研究的话题;然后汇报想要研究的课题,考虑具体的方法、路径,形成方案,制定学习时间表;期间由教师提供指导和资源支持;最后按规定时间学生交付成果报告并与大家分享,再由学生互相评分,而教师仅充当裁判,评分包括自评20%,他人评分80%。其中特别要注意一点,教材越来越不重要,而强调学生的自发性和主动性。像这样的主题中就包括了史实研究、地缘政治、人物传记、地理变迁、国情、统计学、经济学、数据分析等等内容,这与仅仅是从课本上分析文章内容是不一样的。


三、嗦米教育:将芬兰奥秘与中国国情相结合的产物

可喜的是,目前中国的新教改已经大量参考了芬兰教育的特点,如嗦米教育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Suomi”(嗦米)在芬兰语中表示“芬兰”的意思。嗦米教育旨在结合中国的传统教育思想和现实国情,把体现全球第一的芬兰教育之奥秘的最好理念引进中国,从而帮助并指导幼儿园、学校和家庭实施科学的保育和教育,同时促进学生的身心全面和谐发展。



 

四、讨论环节

问:我记得你说芬兰教育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学生要成为最好的自己,一个是教师是最受尊敬的。在芬兰,教师是怎样受到尊敬的?

答:在芬兰,老师是非常神圣的职业,一般人只要听到你是老师,从心底就会觉得你是很了不起的。老师、医生、律师等在社会上被公认为是好职业。小学和中学老师是必须要有硕士学位的,而且都是研究型老师。学校对老师的管理也非常有意思,校长对老师非常信任。因为小学升初中是没有考试的,初中升高中则是以每个学校自己老师对学生打的分数作为衡量标准的,即初三下半年开始的表现和毕业会考合在一起打一个分数,这个分数的含金量有多大呢?假如一位湖北农村的老师给了一个学生9.8分,而另一位武汉大学附中的老师给另一个学生打了9.7分,那么武汉最好的高中来招生时就会录取来自农村的那个学生,对高中学校而言这两位老师打分的含金量是一样的。

问:我想请教您游戏—戏剧的模式在中国大陆课堂怎么融入呢?有没有您觉得比较经典的案例,希望您能给予我以指导。

答:说到游戏—戏剧,芬兰特别强调快乐教育,幸福教育,也就是“寓教于乐,提倡畅言、聆听和共同欣赏,以此达到幸福教育的目的。以情绪教育为例,让孩子以通感的方式来表达愤怒时的状态,比如眼神、声音、手势等等,用这种自我认识的方法,通过分组的方式来进行讨论。创新能力在其中也会被激发出来,因为越到后面,同学表达就越困难,因为很多东西都被前面的同学讲完了,但其实这反而能激发后面同学的创造力。有的人可能不怎么会表达,那他用表演、画画的方式也可以。在芬兰教育中,特别强调鼓励教育,但这不是指鹿为马,而是觉得用艺术来表达的这种方式是好的。这其实也就是游戏和戏剧。

问:现在我们学校的通选课基本都是大班,如果要开设小班的话,可能就会需要很多的助教,而且每门课对助教的要求也不同,这样操作起来就有困难。另外一个问题是,学生往往对课程并不了解,也难以知道哪门课程是真正需要的,请问在芬兰是怎么解决的呢?

答:在芬兰,这种大班制也是可以实行戏剧工作坊的。比如200个人分成20个小组,老师发出统一指令,然后执行。至于到底怎么选课,其实在芬兰,学生在考大学时只是想要成为更好的自己,所以只需要选好自己喜欢的专业。实际上,芬兰的高中生就已经有了一个专门的课程指导老师,就是告诉学生怎么选课的,这样到大学就不会有疑问了。


在听取了黄保罗教授精彩的报告后,李建中教授总结道:虽然我们的通识教育现在刚刚起步,但我想只要我们有热情,有使命感,这个事业是会有起色的。我很希望我们能把武大的通识课做成一个楷模,走出一条新路子来

                                            (谢微、刘纯友报道,谢微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