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讲堂

通识讲堂 | 第三讲 金晓峰《让科学成为未来中国的文化基因》

发布时间 :2017/12/30  编辑:   资料来源:   点击次数:

12月22日下午14:30,武汉大学通识大讲堂第三讲在武大樱顶老图书馆举行,长江学者、复旦大学教授金晓峰为大家带来了精彩的演讲报告——《让科学成为未来中国的文化基因》。本次讲座会通了科学与人文两大领域,阐述、构想了科学成为未来中国的文化基因的可能性,并分别从人类学、古希腊和现代西方文明、人文角度出发,探寻今天的我们应当对科学采取的认知态度。


一、历史性回顾

金晓峰教授首先对科学的认知展开回溯。他以梁启超《科学精神与东西文化》(1922年)、鲁迅《科学史教篇》(1907年)为切入点,指出并非只有理工科的人才需要科学认知。科学的目的在于追求真理、提升智慧,这一点与人文追求可以兼容。西方有人把牛顿定律和贝多芬的交响乐、莎士比亚的戏剧相提并论,此一认知实已打通了科学和文化的疆域。科学可以分为知识体系和文化价值,知识体系更多是相对于科学界人士而言的,而对于普通大众来说,科学更应该成为文化素养和自我价值的一部分。

谈及何为“文化”时,金教授指出,“文化”一词出自《易经》中的“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而西方表述“文化”这一含义时,截取了“agriculture”中的“culture”,这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西方世界里“文化”与“农业”息息相关,意指人们要像培植农作物一样培植人类的头脑。而“审美”作为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指的是从主观出发,体会自然和生活之美带给人们的心灵震撼。


二、科学成为未来文化基因的可能性

金教授指出,科学成为未来中国的文化基因是很有可能的。科学既是揭示自然界奥秘的一门艺术,又是人文学科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历史角度来看,我们可以将人文价值赋予任何一个学科。文化是人类社会特有的传统信仰和行为体系,它为每个社会成员所理解,并在人类活动中得以体现。我们的文化基因不同于生物的遗传基因,动物的死亡乃至灭绝必将伴随着其历史的消失,而人类却能通过语言符号体系传承历史。就这个意义上说,人类生命不止,其文化基因就不会消失,科学作为我们的文化基因也将代代相传。

金教授认为,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与西方相比毫无愧色,但我们也须意识到中西科学水平的差距。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自古以来就不乏科学发明与创造,但中国的科学水平没能走在世界的前列,因此,我们需要放眼世界、打破成见、开阔思路,从他人那里汲取可供借鉴的经验,真正为科学成为我们的文化基因做出贡献。


三、我们该如何做

基于以上认识,金教授分别从人类学、古希腊及现代西方科学文明以及人文角度切入,探求我们今天应当对科学采取的认知态度。

首先,金教授援引了弗雷泽的《金枝》和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说明人类科学思维的产生是从语言到想象,从想象到现实的过程。弗雷泽指出,人类的思想运动是由巫术发展到宗教,进而发展到科学的过程,人类知识的不断累积使各种看起来混乱的真实化作和谐和整一。赫拉利认为,人类基于语言而发动了认知革命,认知的突破将人类带入双重现实:客观真实和想象的真实。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想象的真实被建构为比客观真实更有力的真实。金教授进一步提出,我们往往认为自然科学的成果基于理性逻辑的推演,但伟大的科学创造往往诞生于主观信念的探索和追求,这也是科学被称为一门艺术的原因。

接下来,金教授指出,希腊之所以拥有如此耀眼的科学文明,与希腊人卓越的想象力息息相关。这个“想象”并非脱离实际的空想,而是科学家们凭着主观信念去追寻和探索未知世界,最终将个人的主观转化成他人的客观,成为全人类的真理与共识。为说明想象在西方科学发展中的重要价值,金教授从亚里士多德到阿里斯塔克斯再到埃拉托色尼,从古巴比伦时期的金星观测楔形文字碑到辛普里丘、哥白尼、伽利略等人关于“地心说”的争论,从开普勒的行星三大定律到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希腊自然科学家们用想象与实践探索真理的智慧画卷。他进而以此说明,科学是历史的产物,而非逻辑之必然,科学家们在创造的时候往往带有主观想象性,但此种主观必须成为他人之客观,也就是说科学是求真的,它最终必须通过客观之验证。借用爱因斯坦的话,纯粹的逻辑思维不能为我们提供关于客观事件的知识,所有关于真实的知识皆开始于经验,结束于经验。这也是对于科学只讲逻辑不讲人文这一观点的有力回驳。

科学创造的过程离不开想象,科学创造的成果亦是美的结晶。金教授指出,无论是自然学科,抑或哲学、文学等人文学科,其共同目都是追问人类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等问题,而理想的状态正是会通科学与人文,让二者完美结合。金教授从人文角度出发,指出自然科学家也会以一腔热忱欣赏他们所见到的真理,浩瀚宇宙中的璀璨星光、纵贯天际的一弯彩虹、茫茫沙漠中的海市蜃楼、鬼斧神工的山川日月……这些用“诗情画意”来形容毫不为过。既然我们都认同“美”对于所有艺术而言都不可或缺,那么从这个角度出发,自然科学又何尝不是一门艺术?金教授还指出,不仅科学有人文精神,人文也有科学精神。如福楼拜开创了客观再现现实的文学写作方法,此时作为作家的福楼拜暂时退场了,作为科学家的福楼拜登上了舞台。

最后,金教授强调,想象是人文与科技的翅膀,美是科学和艺术共有的特质,科学也是文化的缩影,人文与科学无法割裂。当我们能普遍认识到科学也是一种文化基因时,人类一定会取得更大的进步。

  讲座开始前,珞珈杰出学者、弘毅学堂院长石兢教授向金晓峰教授赠送了武大通识大讲堂主讲人纪念证书。(何灵、窦琪玥报道,谢微、何志强拍摄